名人笔下的泉州的文章或片段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清代乾隆年间江南才子袁枚,自号随园老人,是有名的诗人、散文学家、小说家和文学批评家,著有《小仓山房集》、《随园诗话》、《随园随笔》等书。 袁枚还著有笔记小说集《新齐谐》24卷和《续新齐谐》10卷。《新齐谐》本名《子不语》,取意于《论语》所谓“子不语怪力乱神”,表明所记正是孔子所“不语”者。这是袁枚在从事文史之余,“广采游心骇耳之事,妄言妄听,记而存之”的自娱之作,记录了许多奇特怪异的传闻故事,文笔自然流畅,章法变化多端,读之令人回味无穷。与袁枚一生的游历相关,这大约1000则奇闻秩事的发生地大多在江浙一带。但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3则与泉州有关。 在《新齐谐》中,有一则“李文贞公梦兆”的故事说:“李相公光地未贵时,祈梦于九龙滩庙。神赠诗一联云:‘富贵无心想,功名两不成。’李意颇恶之。后中戊戌科进士,为宰相,方知‘戊戌’两字皆似‘成’字而非‘成’字,‘想’字去‘心’恰成‘相’字。”这则故事说的是泉州历史名人李光地(安溪湖头人,谥号“文贞”)的故事。李光地官至文渊阁大学士,相当于宰相,所以有“富贵无心想”为“相”的说法。“功名两不成”的说法也很有意思,但却值得推敲,因为“中戊戌科进士”的解释与史实不符。实际上李光地中进士是在康熙九年(1670年),这一年是庚戌年。再往前推,他中举人在康熙五年(1666年),这一年是丙午年。这都与“戊戌”不搭边。《新齐谐》说李光地祈梦的地点在九龙滩庙,该庙在闽西清流县。类似的传说在泉州地区民间也颇有流传,地点则相应移到了洛江仙公山和永春百丈岩。在仙公山的传说中,神仙对李光地的说法是“功名无心想,富贵两不成”,说李光地于顺治十五年(1658年,戊戌)中举人,卒于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戊戌),富贵荣华从戊戌年始,至戊戌年终,恰好一个甲子。在这种说法中,李光地卒于戊戌年是没错,但说他于戊戌年中举则是出于附会。而在永春百丈岩的传说中,李光地得到神仙的赠诗为:“富贵无心想,功名求不求?开怀且畅饮,骑鹤月宫游。”索性不提“戊戌”二字,也就避开了传说与史实无法衔接的困惑。 《新齐谐》中还有一则“张大帝”故事与李光地有一定关系:“安溪相公坟在闽之某山。有道士李姓者利其风水,其女病瘵将危,道士谓曰:‘汝为我所生,而病已无全理,今将取汝身一物,在利吾门。’女愕然曰:‘惟翁命。’曰:‘我欲占李氏风水久矣,必得亲生儿女之骨埋之,方能有应。但死者不甚灵,生者不忍杀,惟汝将死未死之人,才有用耳。’女未及答,道士即以刀划取其指骨,置羊角中,私埋李氏坟旁。自后,李氏门中死一科甲,则道士门中增一科甲;李氏田中减收十斛,则道士田中增收十斛。人疑之,亦不解其故。值清明节,村人迎张大帝像,为赛神会,彩旗导从甚盛。行至李家坟,神像忽止,数十人舁之不可动,中一男子大呼曰:‘速归庙!速归庙!’众从之,舁至庙中,男子上坐曰:‘我大帝神也,李家坟有妖,须往擒治之。’命其徒某执锹,某执锄,某执绳索。部署定,又大呼曰:‘速至李家坟!速至李家坟!’众如其言,神像疾趋如风。至坟所,命执锹、锄者搜坟旁。良久,得一羊角,金色,中有小赤蛇,蜿蜿奋动。其角旁有字,皆道人合族姓名也。乃命持绳索者往缚道士,鸣之官,讯得其情,置之法。李氏自此大盛,而奉张大帝甚虔。”民国初浙江绍兴人葛虚存编《清代名人轶事》,其中有一则故事与此相差无几,说“文贞公之墓,在安溪某乡”,说明《新齐谐》“张大帝”提到的“安溪相公坟”就是李光地墓。李光地死后葬在安溪蓬莱,这则颇为离奇的故事说有道士用妖术夺其墓风水,后来其族人得到张大帝的神示而获解。闽南堪舆(风水)之风颇盛,“张大帝”(可能是德化、永春、安溪民间信仰颇盛的张公圣君,即法主公)的传说就是其中一例。即使是身为朝廷重臣的李光地,生前对道教也颇有研究。在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甚至有李光地曾为人“扶乩降坛”的记载。 在《续新齐谐》中,有一则“黑牡丹”说:“福建惠安县有青山大王庙,庙之阶下所种皆黑牡丹。花开时数百,朵朵皆向大王神像而开。移动神像,花亦转面向之。”青山大王庙就是青山宫,又称灵安王庙,位于惠安县山霞镇青山南麓,奉祀五代闽将张悃,与湄洲天妃宫、龙海慈济宫并称“闽中三宫”。如果黑牡丹保存至今,倒真是奇异的物产。民国年间郭白阳(福州人)《竹间续话》和徐珂(杭州人)《清稗类钞》都有类似的记载,出处可能都是《续新齐谐》。清道光年间福州人梁章钜在《浪迹三谈》中也摘录了《续新齐谐》的这一段记载,他还好奇的说:“不知果否,俟得惠安人问之。”也不知道他后来问了没有。□林联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deltameaf.com/nananshi/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