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岩市永定区人大常委会

  农田水利是农业生产的命脉,水利事业功在当代、利泽千秋。加强水库、灌溉渠道建设管理不仅是重视“三农”工作,解决群众实际困难、保障粮食安全的需要,也是加强生态建设、保护的需要,水库和水渠常年保持水流畅通,对沿线的生态保护是一个非常好的提升和促进。近年来,龙岩市永定区为全面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市关于加快水利改革和发展一系列文件精神,加大了水库建设、病险水库除险加固、防洪堤建设等,不断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抗灾减灾能力和服务民生能力,水利建设取得一定的成效。但是,一些小型农田水利基础设施运行现状还令人担忧,配套设施差、保障程度低、农田抛荒等问题还不同程度的存在。

  为了让农田水利设施建设管护活起来,4月份,龙岩市永定区人大常委会成立了以苏贤添主任为组长的农田水利设施建设调研组,调研分四个小组进行,24个乡镇全覆盖。调研组成员行走在水库、山塘、沟渠,入农家访农户,察实情,找症结,同时召开区、乡镇人大代表、乡村干部的座谈会,“会诊”农田水利设施投入、管护存在的弊端和不足,共商管护责任主体落实,资金投入方式等。

  通过调研发现,大部分水库设计建设当初主要用于蓄水、农田灌溉功能发挥不够,而发电、水面养殖等对外发包造成与农田用水存在一定矛盾,水库的公益属性与承包者的利益时有冲突,水库管理、调度受到影响。如古竹寨下水库因过度养殖,水库水质受到严重污染;下洋凹上水库周边养殖,同样也造成水质污染,湖面布满水浮莲,所建的管理房、养殖设施低于水库正常蓄水的水位线下,存在安全隐患。大部分水库未进行清淤,影响水库的蓄水能力。

  全区水利工程已配套渠道6000多公里(其中百亩以上的渠道1329公里),仅防渗2740公里,55%以上的渠道未进行防渗,渠道淤积、渗漏严重,尤其是山田、上排田或水尾田时常缺水,水的有效利用率不到50%。如古竹寨下水库左灌渠年久失修,已失去灌溉功能;湖雷增瑞水库按设计要求可灌溉到白岽村,但水只能到达上北村,嘉华设施农业只能打井取水,农业生产成本提高;下洋凹上水库设计可灌溉面积1100亩,实际灌溉600亩,有3公里水渠需要修复;抚市三角塘水库干渠阳大山段冲毁多年,至今没有修复。个别山塘淤积、渗漏严重,蓄水保水能力低,其作用未得到充分发挥,甚至成为防汛的安全隐患。如西溪乡四联村赤寨山塘坝前坡受洪水冲刷比较严重,形成了深度约30—40厘米的侵蚀沟和2个水蚀洞,涵洞底部出现少量渗水,成为防汛工作中的隐患。

  问题出在哪里?6月17日在永定区第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上进行热烈讨论。“部分群众‘等靠要’思想严重,认为农田水利建设好像都是政府的事,自主的管护意识不强,且全区尚未形成一套良好的运行管护机制。”农经委主任,罗荣全委员说。“有成立农民用水户协会的村由于管理和维护经费得不到保障,没有正常开展工作。”古竹乡人大主席李建华说。“汛期我区每年都会遭受台风、暴雨等灾害性气候的侵害,由于缺乏常态化的农田水利设施管护模式,水利设施遭受破坏后,由于得不到及时维修,‘小病酿成大病’,最终影响区域大面积的排灌。”西溪乡人大主席廖奎亮说。“全区农田水利设施建设存在多部门投入、投资分散,资金整合不够,无法整体推进,存在重复建设、重建轻管等现象,同时乡镇、村因自身财力困难,配套资金、投工投劳不足是造成农田水利化程度低的重要原因。”财经委赖奕华主任说。……

  今年全国农田水利改革现场会1月4日至5日在云南曲靖召开,汪洋副总理指出,农田水利是农业发展的突出短板。补齐这块短板,必须依靠深化改革,激发市场主体活力,调动农民和社会力量参与农田水利建设积极性。

  “搞好农田水利建设,关键要调动基层政府、社会力量和农民群众的积极性。改变长期以来重建轻管、管而无效导致工程不能长久发挥效益的不良局面。把管理权交给社会和群众,由项目区群众组建用水户协会履行管理主体责任,确保工程持久良性运行,充分发挥工程最大效益,解决农田水利‘最后一公里’问题。要更多运用‘一事一议’财政奖补、项目带动等方式,引导和鼓励农民投工、投劳,形成‘水利为群众、群众办水利’的良好局面。”区人大常委人会吕国文副主任说。

  “创新‘科学规划、共同实施’的整合机制。高起点、高质量制订农田水利规划,按照‘统一规划、统筹项目、各投其资、各负其责、各计其功、渠道不乱、用途不变’的原则,整合水利、土地整理、农业综合开发、烟田基础工程等项目资金,集中用于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做到连片治理、整体推进,有效发挥各类资金最大效益。”区水利局林立汀局长说。

  “区政府要把农田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作为公共财政投入重点。要严格落实从土地出让收入中提取2.5%用于农田水利建设等政策,加强对水利建设的金融支持,通过财政以奖代补、奖补结合以及优惠贷款、财政贴息等方式,引导、带动社会资金加大对农田水利的投入。”区财政局赖林源局长说。

  “创新产权明晰、权责一致的管护机制。针对小型农田水利工程‘国家管不到、集体管不好、农民管不了’的问题,应遵循‘谁投资、谁所有、谁受益、谁管理’的原则,严格界定各类小型水利设施的产权,落实管护责任主体,由重建轻管向建管并重转变。要探索采取‘民建、民管、民有、民营’的模式,逐步把农民用水户协会培育成为用水和管水主体,赋予农民更多自主管理职权。在区财政资金有限,大包大揽不现实的情况下,从机制突破,鼓励支持成立农民用水户协会,发挥村民自治的作用,建议区政府按成立一个农民用水户协会给予补助5000元的办公设备费用,并列入财政预算。如对管护成效明显、有计收水费的协会进行加倍奖励,并且奖补资金直接到协会。”区人大常委会苏贤添主任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deltameaf.com/longyan/323.html